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四川災區建材瘋狂漲價 廠家經銷商大發國難財

“磚塊在地震前賣2毛5左右,現在賣到了7毛;有的地方賣到了7毛5,災區的百姓,本已脆弱不堪,怎么承受這瘋狂的漲價壓力?還有水泥、鋼材、河沙,全都瘋狂地漲價,國家給百姓建房的補償,實際上都被無良的建材商昧著良心豪奪走了!”

  11月24日下午1時許,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北川山東援建指揮部采訪時,偶遇來此投資磚廠的李沅女士,見到記者,她立刻表示說,自己有很多話想說,如上的第一句,便對建材行業在重建中的表現大張撻伐。

  狂吞重建補助資金 建材商大發國難之財

  當天下午,記者在北川縣香泉鄉采訪,從建筑隊工頭的口里了解到磚塊的當地價格,也高達6毛3。據說,往偏遠處,農民自行采購的價格,有7毛多。據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的了解,水泥,外界賣300多元一噸,一般不到400元,北川要賣到500多元一噸,鋼材,外邊賣3600元一噸,北川賣到了5600多元。

  北川的建材價格,比什邡、綿竹等地要高,僅僅磚塊便每塊高出一兩毛錢,而即便是什邡、綿竹,記者了解到,磚塊的價格也已高達5毛3到5毛7之間,而且每個山村的價格都有不低的差別。在什邡市紅白鎮,峽馬口村的村民告訴記者這里買到磚的最低價是5毛7一匹,由于建材價格太高,許多人選擇修建木頭房子,購買村里在山上的集體林木,一般也就是500到600多元一個立方;在相對靠近集鎮的五桂坪村,磚價相對便宜了3到4分錢;在交通更方便的鎣華鎮雪門村,價格一般在5毛2左右;不過與這幾個山村相比離平原地區最近的洛水鎮李冰村,磚價卻也高達接近6毛。

  不僅價格在明面上如此瘋漲,缺斤少兩的行為也不鮮見。什邡市鎣華鎮雪門村村主任曹照明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該村村民購買紅磚時,有人送來的并不是標磚,還有人幾次以每萬匹磚實際少交五六百匹的手法,在已經瘋漲的價格上變相再漲,引起村民的憤怒,村民扣押運貨車輛,但該廠通過找市里干部,壓村干部做工作,一直到天黑后方才說服村民放行。

  四川省物價局在11月11日公布的材料,與記者本人在災區向基層干部、農民和建筑隊伍了解到的情況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而已,但它也揭示了之前建材漲價還不夠“瘋狂”時的幾個樣本。

  該材料稱,廠家和經銷商或壟斷漲價、或以次充好。9月11日,綿陽市梓潼縣某磚廠于7月份開始,銷售預售頁巖標磚,發票上未注明銷售數量和單價,實際預收單價為0.27元至0.33元。9月1日發磚時,卻要求消費者補差價,使出廠單價上漲到0.36元至0.40元,超過了當地最高限價0.34元。在極重災區北川縣出現了抬高紅磚銷售價格的現象,8月份,北川縣擂鼓鎮某磚廠,共計向6家農戶出售紅磚16萬匹,每匹單價為0.43元,超過了當地最高零售限價0.07元。8月2日至6日,廣元市蒼溪縣某建材門市部向農戶出售鋼材時,將直徑8、7、4毫米的鋼材分別當作10、8、6毫米出售。煤炭價格直接決定了水泥、磚瓦等建材的價格。6月份,巴中市南江縣“七連煤協會”先后三次以發文的形式,平均每噸煤價格上漲50元,增加了磚瓦等建材企業的生產成本,間接損害了災區群眾利益。

  市場供需與政府行為都值得考量

  災后重建,對建材的總需求大,但這并不是建材價格瘋漲的直接理由。

  據記者了解,從7月下旬開始,四川省經委便開始對受災地區災前各市縣墻體材料發展基本情況、受災地區各市縣災后受損情況、受災地區災后重建建設規模和受災地區各市縣墻材資源狀況等4方面進行全面摸底調查。8月,四川省經委副主任張玉山在新聞發布會說,3年恢復重建所需的主要建筑材料中,鋼材需要3700萬噸,水泥需要3.7億噸,墻體材料需要2100萬億塊標準磚。據2007年的統計數據,2007年四川的建筑鋼材生產能力為1600萬噸,實際產量是1589萬噸;水泥生產企業412戶,生產能力7700萬噸,實際生產6214萬噸;墻體材料生產企業1500多家,產能為310億塊標準磚,實際生產220億塊。水泥企業的生產能力迄今已達到了災前的87%的生產能力,今年年內可全部恢復產能,同時,鋼材的生產能力也已基本恢復,還有70多條新型干法水泥生產線和90多種新型墻體材料將陸續投產。

  其中,鋼材四川省內可自主滿足,其他需要依靠新興生產能力或者省外力量。巨大的市場供需差額,似乎可以為瘋狂漲價找到一點依據,但分析人士認為,如果依照三年的重建計劃,完全可以平滑地逐年消化這個缺口,不至于不合理地瘋狂漲價。

  當地干部群眾對記者說,如果建房子的速度放緩點,明年有更多的廠家生產,價格應該不會如此之高。

  可事實上各地政府紛紛出臺了在春節前完成相當30%左右農房重建指標,而且要求在春節前60%的農房要動工,指標以任務的形式下達到各鄉鎮,鄉鎮又將其分解后下達到村,以至于一些鄉鎮駐村干部為追求完成指標任務,硬壓村干部組織農民購買堆積建材,動工重建。由此,記者在災區采訪時,看到許多村,一路堆放著小山般的紅磚。雖然許多還未看到挖土打地基的跡象。

  此外,雖由物價部門對建材市場價格進行嚴格控制,要求所有建材生產企業必須建立銷售登記明細賬制度,按時、按實對銷售數量、銷售價格、銷售流向等情況進行明細登記,以備監督檢查。但物價部門檢查監督后,對于價格違法的企業,所做出的懲罰也不過是最低2萬元、最高20萬元的罰款。

  政府處置的力度不夠,還有另一個側面。據在災區工作的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層干部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反映,建材商的價格上漲行為,起初并不是一致的,有的出于良心,只是在通脹影響下做了一些調整,但價格相比那些瘋漲的便宜了許多,但這種自制的行為遭到了無良廠商的打擊,有人在路上堵截運貨車輛,不許價格較合理者運送貨物,逼迫其一致瘋狂漲價。

  期盼良心商人與理性重建雙管齊下

  雪門村村主任曹照明幾次對記者表達了一點期盼,他說,到明年初,本地便會有兩家新磚廠投產,如果我們理性點,看到目前企業生產能力遠遠不夠,搶購必然讓老百姓吃大虧,就應當放緩重建的速度,不要片面追趕進度。

  紅白鎮黨委陳書記也在11月17日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目前已經到了冬季,山區大約一個月后就可能出現冰凍現象,因此,在督促有能力的農民完成重建之外,再過分追求進度是不理智的,它會直接促使百姓面對超高的建材價格。政府的宗旨是為百姓服務,因此,自己打算靈活點,這個60%和30%的指標,盡力就行了,不追求速度。

  洛水鎮黨委書記尹太超在11月22日對記者說,自己對指標的理解是,政府做好服務和引導工作,百姓自己會理性選擇,政府要做的關鍵是幫助百姓把好質量關卡,做好各種所能盡到的職責,而不僅僅是抓進度。照目前的建材價格來看,“我估計這個指標是完不成了”,他偏著頭對記者說。

  對建材價格不合理瘋漲,政府有的事不可為,諸如上述,“不可過于追求進度”,成都房產咨詢專家朱鴻說。

  也有很多事可為,“政府應該加強市場監管,同時大力引進良心企業,平抑價格”,新疆惠森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沅說。

  她在指揮部外對記者說,自己帶來2000多萬元自有資金,已經與北川縣簽訂投資協議,建立一個年產1.5億匹的磚廠,預計12月底建成投產。屆時,“我保證每一匹磚,售價絕對不會高于4毛錢,不管市場價是7毛還是8毛,我絕不賺一分錢的昧心錢。”

  山東淄博市對口援建香泉鄉指揮部的馬兆文,在24日下午送記者去綿陽的路上說,只有市場力量與理性的政府行為雙管齊下,方可重新掌握災區這仿佛失控的價格飛車。

添加時間:2014-06-26 17:06
地址:青島市李滄區書院路188號  郵編:266100  電話:0532-87651120  FAX:0532-87651120  魯ICP備06020320號
 CopyRighit @2007 Dawenggroup Email:     
今天河南快赢481开奖结果